核桃

2333

➕十日十月日➕:

笑死了
太可怕了!!!!!!!

余弦:

AnLight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
但实际一个个都在被催上天的边缘试探......!禁卫和君矣实在是太恐怖了(逐渐缩小.jpg)

性感百瑜在线学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形象生动

-青葙子__地狱赶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北_Bei⚡:

是AnLight群内状况👌

请死亡主催 @-青葙子__地狱赶稿 和死亡策划 @滨臣禁卫🐰

自己认领一下

【安雷】时间之外(上)

安哥生日快乐!_(:з」∠)_

☆百色★:

Chapter 1
安迷修是在路过大街的拐角处时无意间发现这家店的,事实上他早在他三个月前新搬来这里时就发现了。
那时他凭着它超强的人际交往能力顺利和领居街坊们打成一片后便闲逛到了离家不远的这条街上。
街上的人流量并不是很多,由于这座小镇位于旅游景区附近,又坐落于城市的边缘地带,因此在旅游淡季,街上的人大多都是平时的老街坊。一路上都有人主动和安迷修打招呼,亲切地称呼他为“小安”。
然后,这家另类的古董店很快便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在其他铺面光鲜的商店忙着打理生意时,这家装修朴素的古董店大门紧闭,乍一看像是被闲置了很久似的,复古的中式门扉上已经积了厚厚的灰尘,紧闭木窗的浮雕纹理显得饱经沧桑(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做旧),透过窗子隐约可以看见里面一排排摆放古董的货架,但就连原本应该保持光洁的玻璃窗上也结了几个蜘蛛网。唔,这家店肯定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打理了,店主是出门了吗?
安迷修走近去看,一张贴在门上不起眼处的纸印证了他的猜想。
A4纸的边缘已经泛黄,皱皱巴巴的,显然是被雨淋过很多次了。纸条上写着:本店老板外出,心情好了就回来。
哟,看不出来老大爷挺任性。
安迷修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留着花白胡子的老大爷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一边顺着蓬松胡须一边晒太阳的样子。


“其实我基本上没见过这家古董店的老板,他总是神出鬼没的,偶尔开店,店里坐着的也不是他本人。”安迷修的邻居埃米耸耸肩,十分无奈的告诉他。
真是神秘啊,安迷修愈发想见见这位古董店的老板。
他本以为大爷在外面玩儿嗨了,一直都不会回来了。


没想到现在,这家店居然开门了。


事实上,安迷修对古董不算了解也不算热爱,顶多可以算是个门外汉。但当他看向那扇敞开的大门时,产生了一种极其奇异的感觉,像是冥冥之中的心灵感应。那扇古朴的大门敞开着,就像命运之神在向他招手。
他迟疑了一会儿,脚步变得不受控制——


他还是走了进去。


Chapter 2


在这条街开店的人一般都住在附近,反正也是日后相处的邻里,虽然看之前纸上的留言感觉大爷是个不好相处的人,但是在踏进门的那一刻安迷修就决心与这老大爷处好关系。大不了......多和他下几局棋?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陈旧的气息,夹杂的更多的是那种在地下室或藏书室会出现的那种特殊气味(其实安迷修一直挺喜欢这个味道的)。在透进房间的阳光的照射下可以看见空气中悬浮着的随风飘动的尘粒。货架上摆着的是已经被时光定格了的死物,但这些渺小的灰尘却像是获得了生命一般,在微弱气流的作用下律动。
人在时空中就像这灰尘一样,哪怕是一点微小的波澜也可以颠覆一个人甚至是整个种族的兴亡。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但是古董却可以凭着毫无生机的躯体度过漫长的时间,去往一个崭新的地域。
而这家店的古董似乎并没有得到老板的尊重,它们在货架上的摆放方式是杂乱无章的,但这也能体现出老板的随意。空间是拥挤的,但是安迷修却从这个灰尘扑扑的地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和谐安静,从他踏进这道门起,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把他,把这个狭小的空间与外界的嘈杂喧嚣隔离开来。光线静谧美好,仿佛定格了午后的迷人时光。


表象。都是表象!
安迷修定睛看去,才发现了这家古董店的黑心之处——最贵最脆弱的古董瓷器全部被摆在货架边缘悬空三厘米,只需要轻轻一个力就能让它自由落体华丽坠地的位置!
不简单啊老大爷您已经一把年纪了这么心机真的好吗!?
安迷修倒吸一口凉气,可怕了他刚才差点就碰倒一个标价五千万的青花瓷!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打退堂鼓的人。想起自己进店的目的,安迷修只能更加谨慎地穿过一排排实木货架,往里面走去。其实古董店的面积并不小,只是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杂了,让人置身其中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刺激。
安迷修看向身旁两侧那些几乎有一半面积是悬空着的古董,咽了咽口水。不过,能把这么多东西全都摆放在这么危险的位置,这个老板的平衡水平想必还是极好的。
“老板?在吗?”好不容易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到了一个较为宽敞的位置,安迷修已经可以看到那个疑似收银台的东西了。台子上摆了一台电脑,与周围的事物相比显得格格不入,收银台的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应该是有人蹲在后面。是在整理着什么吗?安迷修转念一想,不对啊,老人家该不会是犯低血糖倒在地上了!?


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安迷修跨过面前地上的古董,一个箭步冲向收银台后。
“老人家,您——哇啊啊啊啊啊!”一脚踢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安迷修一个重心不稳便向前倒了过去。
古董店的老板刚好收拾完东西从地上站起来,就又被安迷修扑倒在了地上。地上的灰尘顿时扬起,飘在空中了一段时间后又缓缓的落下。
四目相对。
安迷修身下的年轻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有棱有角的脸十分英俊,淡紫色的眼睛里流露着一丝惊讶,就像是湖水被落石激起了波澜,但很快便归于平静。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不是故意的!!”安迷修一脸尴尬的想要站起来,没想到青年倒是挑了下眉,毫不尴尬的轻笑了几声,然后伸手不重不轻的拍了拍安迷修的脸颊。


“不是故意的?那依我看你就是有意劫色,这位先生。”


Chapter 3


年轻人笑嘻嘻的告诉安迷修,他叫雷狮,是这间黑心古董店的老板。当然,“黑心”二字是安迷修自己加上去的。
如安迷修之前猜想的一样,这家店原来的老板确实是一位年迈的老人,只是现在雷狮从他那儿接手了这家店而已。
“我这里的东西全都是真货,假一赔十。不过我看你也不像是那些装作行家来淘货的家伙,应该只是闲逛进来的吧?”雷狮倚在窗边的一根柱子上,漫不经心地走过去推开窗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见安迷修点头,他扬了扬嘴角,“相遇即是缘,安迷修先生。你以后如果还是想闲逛的话,我是不会赶你出去的。而且等时间到了,我会给你看看我们店的镇店之宝。”他的双唇线条很美,说话时不时会露出牙齿。


此后安迷修真的经常去他的店里闲逛了,因为雷狮了解他,他可以无比准确地揣测出他的想法。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让安迷修认为自己遇到了知音。
也许他总是去找雷狮是因为雷狮能带给他一种熟悉感,可能是因为从他们见面的第一次起雷狮就表现得毫不生疏像是与他相识多年的缘故。


只是雷狮之前所说的“镇店之宝”,安迷修从未看到过。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踏进了古董店敞开的门。似乎从几个月前和雷狮相遇一直到现在,这家店一直都开着,再也没有歇业过。按理说就算是贩卖旧物的商店,也理应把铺面收拾的整整齐齐,这样才能对顾客的消费心理起到积极的暗示作用。
开始他原以为雷狮过几天就会把店里打理一下,谁知几个月过去了这家店始终杂乱无章。也许与雷狮本人不拘小节的性格有关,他从来不会在意这些细节,就连接手这家店也是抱着“我这家店就这样你们爱买不买”的态度,因此平时这里除了安迷修以外,几乎不会有几个客人。但他还是无动于衷,依旧天天打着页游。安迷修简直怀疑他天天坐在店里根本就不是为了生意,而仅仅是单纯的“坐在店里”。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啊。


小心地通过货架已经成为了安迷修的习惯,在看到雷狮后他笑了笑,心里涌起一种特殊的感情,他把手里拎了一路的点心放在雷狮面前的台子上:“喏,给你带的,你最喜欢的那家店的。”
“今天来的很晚呢,我记得我打电话让你快点的。”雷狮难得的没有打游戏,而是一直安静地坐在哪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他吃了几口点心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看向窗外。


安迷修发现他今天特别爱看向窗外。


夕日欲颓,太阳在散尽了一个白天的光和热后已经不再那么耀眼,缓缓沉入远方的地平线,天际的云彩被赤红的霞浸染,金红的光晕后藏匿着一层浅灰。
似乎是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雷狮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转而定定的看着安迷修。
古董店里的一切事物都被镀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这是由落日赋予的,如血的灿烂。暖黄色的光芒勾勒出雷狮脸颊的迷人轮廓,安迷修一时竟挪不开视线。
“对了安迷修,我问你,你是不是失忆了?”雷狮很是突兀的问了一句。
安迷修先是点头,然后用无比惊诧的眼神看向雷狮:“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问题曾困扰了他许久,因为在他一年前从昏迷中恢复意识后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记不起任何关于之前的事。收留他的金帮他在这里找了一个住处,然后他才在适应环境后搬到了这里独自居住。


“看出来的啊。”雷狮眨了眨眼,然后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安迷修并没有听见他的话,惊讶于雷狮的眼力竟如此之好连这都看得出来!


“时间差不多了......”雷狮再一次看向窗外,微眯着眼喃喃了一句。他拎起一个瓷瓶,放在眼前端详。
“什么时间?”安迷修没有领会到他话里的意思,疑惑的问。
“没什么......我给你看个东西好了。”雷狮随手把那个瓶子放在台子上,瓶子磕在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甚至还十分不稳的晃动了几下。他笑嘻嘻的起身,朝里屋的方向走去。
这......会是雷狮之前说的东西吗?那个“镇店之宝”?安迷修暗自揣测道。是玲珑剔透的龙纹瓷盏,还是哪个朝代的稀世墨宝?


等雷狮从里屋走出来后,安迷修才发现自己想的都错了。而他定定的看着雷狮拿出来的东西,发现自己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那是两柄绝顶美丽的黄蓝宝剑。


Chapter 4


安迷修的瞳孔微缩。视线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定格在这双剑上。
剑身很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上镶嵌着宛若星辰的珠宝,剑刃的闪光像是毗湿奴的神鸟展开的翅翼,完美地平悬在落日怒发的红光里。这剑散发着凌厉却不至于暴戾的气势,光是看着就能让人联想到拿着它斩杀敌人时的酣畅淋漓。
安迷修微张着嘴巴,在他看到双剑的一刹那,内心立刻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触动,仿佛有一条无形的、奇异的线,把他的心连同五脏六腑的血管和这两柄剑系练在了一起。
“告诉我,安迷修。在你的潜意识里有没有觉得,这双剑不应该是由我来拿着的。”雷狮此时已经走到了安迷修的面前,他似乎在透过安迷修的眼睛看向遥远的地方,“告诉我啊,安迷修。”


是......是的!安迷修在心里回答到,但他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看着雷狮手里的剑,心里涌上一种不可言喻的违和感,不应该是由雷狮来拿着的......也许应该让他自己来试试看!这样的声音在他的脑子里不断叫嚣着,几乎要冲出来,他的血液似乎也伴随着脑海里的一阵嘈杂开始沸腾。
“发什么呆呢,傻了吗?”雷狮看似平静地打量着剑刃的光芒,抬头不耐烦的看了安迷修一眼。
“喏,拿着它们。”
“哈?”
安迷修不可置信的呆愣在原地。
“没听明白吗?那好我再重复一遍,安迷修......我让你拿着它!”雷狮催促道,把两柄剑递向安迷修的方向。
安迷修咽了咽口水,从雷狮的手里接过了双剑。


残阳似血,命运那原本已经停摆了的时钟在此刻重新“嗒、嗒、嗒”地走动了起来。


安迷修在拿起剑的那一刻,脑海里一切嘈杂的声音顷刻消失不见。他的内心陷入了一阵无比的沉静之中。他能感受到他的灵魂和这黄蓝双剑发生了强烈的共鸣。
顷刻间,巨大的能量以安迷修为圆心向四面八方溢散开来,古董店里的所有品在巨大能量的震荡下瞬间破碎,大大小小的碎片如雨点般从半空中落下地来。然后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清脆的破碎声。
雷狮眼里精光乍现,看向安迷修的表情依旧冷静,但看得出来他是在掩饰内心的狂喜。
“雷狮,我......”安迷修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就被面前的人紧紧地抱住了。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安迷修甚至可以感受到雷狮的心跳。
“你知道我在这个时空找了你多久吗?安迷修?”
“虽然你好像不记得了,但是啊......”
“既然拿起了双剑,你以后就得直面你的命运了,安迷修......”雷狮把脑袋埋进安迷修的肩窝,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他的发丝蹭的安迷修的脖颈痒痒的,“对我负责一辈子......的命运。”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也是我自己选择的。


所以到了现在,你再也无法回头了。


安迷修听的一知半解,但是此时他却没有在意其余的他不知道的细节,因为他想,雷狮早晚都会告诉他的不是吗?
“我知道了。”他闭上眼睛,同样用力地抱住雷狮,感受着他的温度。
这时收银台上的一个小巧的金属物件突然发出了急促的“滴滴”声,雷狮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该死,居然这么快就接收到了坐标吗!?”他关闭了金属圆盘的声音后,拉着安迷修的手就向外跑去,“我的车就停在外面,动作得快一点了。”雷狮的手很冷,但是摸起来很舒服呢。安迷修这么想着,和他一起踏过地上的碎片向门外跑去。安迷修有预感,以后的生活再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了。
但那样又如何,起码他们两人是不会分开的。安迷修这么想着,更加坚定地向前跑去。
他们原本普通握着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是十指相扣。


他们一起跑着,身影渐渐同外面的光芒融为一体。


Chapter 5


天空碧蓝如洗,海滨的高速公路上车辆稀少,此时正上演着一场激烈的追逐。


在弯弯绕绕的公路上,一辆保时捷像一条猩红的火舌喷了出去,它的身后是成群的、四脚着地爬行的怪物——它们长着昆虫似的碧绿的颚,上面淌着令人作呕的黏液;四肢扭曲,腿节下缘生着黑色锯齿状的短刺。尽管是四肢爬行但是他们已经凭着惊人的速度逐渐和汽车拉进了差距。
“他们追上来了......!”副驾上的安迷修通过后视镜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怪物,张大了嘴巴,然后被灌了一肚子的风。此时车速已经是极快的了,但是雷狮冷笑了一声,一脚将油门踏板踩到了底。
“那就让我们再快一点吧!!”他在风中张狂的笑着,与此同时保时捷的轮胎发出更加刺耳的吼声,震得柏油地面瑟瑟发抖。
加速。
仪表的指针不停地摆动,安迷修只觉得他的胸口像汽车的引擎一样在“突突”地跳动着,他想问些什么,但是风声和汽车轮胎的低吼声显然盖过了他的声音。很快他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路的前方,随即瞪大眼睛,惊叫出声:“雷狮!弯道!”


前方是一个急弯道,但他们现在的速度太快了!


“急什么,冲过去不就行了?”雷狮毫不紧张的说,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弯道。
一阵轰鸣中,安迷修恍惚间看见雷狮松开了刹车的踏板,随即便是一阵巨大的颠簸。在入弯的那一瞬,雷狮向左打着方向盘,车头一沉,再闪电般的大幅度右转方向盘,令整辆车横着车身滑了过去。轮胎啃食着被磨得发烫的地面,尖锐的刹车声穿刺着耳膜,路面上砂石四溅。


这是速度的摇滚,同时也是命悬一线的操纵!


汽车很快便驶入了直道,这时安迷修才汗涔涔地坐正了身子,整个人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吓中——刚才他整个人差点飞出车外,所幸安全带又把他死死地拉了回来。
“不得不说,你的车技真漂亮。”他给予了十分中肯的评价,再次看向身后,怪物已经被甩出了一段距离。雷狮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看来他其实也是紧张的,刚才他的精力一直处于极度的集中状态之下。“你不是一直想问些什么吗?现在我们有一小会儿空隙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那些怪物......他们是什么?为什么要追我们?”这个问题安迷修几乎是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雷狮一副早就预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悠悠的开口:“他们是时间之主为了平衡各个时空秩序而创造出来的产物,名为‘制约者’,而我和你就是被他们管制的对象,我们是以特殊的‘钥匙’为媒介进行时空穿梭的‘时间旅行者’。时间旅行者如果破坏了当前时空的秩序,就会受到制约者的制裁——惩罚、驱逐,甚至是抹杀。当监测到有违规的时间旅行者时,时间管理系统将会对旅行者的实力进行数值评估,然后派出最合适的制约者。”
“比如现在的情况,因为我俩的数值过大,所以派来的制约者是有一定数量的——单个制约者的战力数值不够,程序就会在数量上进行调整。啧啧......制约者的形态千变万化,可惜我们这次刚好抽到了长得比较恶心的小喽喽。”


“我之前不是简单给你讲过了吗?关于你失去的那段作为时间旅行者的记忆......你之前和我一样是时间旅行者,是我的......”雷狮说着说着,声音弱了下去,他瞥了一眼后视镜,然后汽车开始加速。


“是什么?”安迷修问。


“没什么。总之你掉进了混乱的时空漩涡,失去记忆后迷失在了这个时空里。”眼见怪物逐渐追赶了上来,雷狮抽出一只手在包里翻找着什么,“而现在我找到了你,所以我可不想再出什么岔子了。该想的你总能想起来的不是吗。”他对着后视镜里的怪物露出一个残酷的微笑,把之前从包里掏出的一把啤酒瓶盖形状的金属向后无比准确的抛出。
红光乍现,烟尘伴随着巨大的爆破声铺天盖地的卷起。保时捷从滚滚浓烟中冲了出来。
安迷修回头看向身后的火光,无比惊讶地看向雷狮:“好厉害的东西!”


“这是一种微型炸弹,是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科技产物......算了,你也不记得了。”雷狮的声音毫无波澜,他看向汽车上一个特殊的雷达似的仪表,上面显示的的红点已经全部消失了“总之第一批到达的制约者已经被解决干净了,我们得在下一批到达之前前往离这里最近的时空漩涡。”
“时空跳跃需要钥匙吧,那我的......”安迷修指的是那两柄剑,他们现在正被放在雷狮的空间装置里。
“那个啊......他们原本就是你的......钥匙。所以我才保留到现在,好还给你。”雷狮说。安迷修感觉他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笑嘻嘻地看着安迷修。


“庆祝重逢,亲爱的,”雷狮眯了眯眼,趁安迷修不注意侧过身去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我们离漩涡不远了,那些恶心的玩意儿是赶不上了......啊,真希望现在能有一瓶香槟,我可以就着制约者的脑袋开了它。”雷狮自顾自地说着,当他看向安迷修那红的透彻的脸时才意识到他已经失忆了。
“雷狮......”安迷修的头顶已经开始冒烟子了,他的嘴唇上还停留着雷狮刚才带给它的柔软触感,“我们之前......到底是什么关系?”
“还能是什么关系?”雷狮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安迷修,滑稽地笑出声来,然后揽过安迷修的后脑又吻了一口。


“当然是恋人关系啊,不然你以为我会随便抓头猪就亲吗?”


tbc.


求评论呀……路过的小伙伴评论一下吧……【凄惨】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为了美丽,呸,魅力,啊不,美丽夏叶老师还是要转!

墨笔难书:

请务必!!!往河外星系策马奔腾!!!夏叶叶老师!!!

➕十日十月日➕:

快!!!!!!!!!!!!

芥子🍵清茶:

助攻!!!!!大家快上!

奥义西施:

诸位!!
上啊!!

千万不要放过!!!!
美丽!!!!
夏叶老师!!!!!!!!

冲啊!!!
冲上一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了美丽画作!!
我的国民们!!
上啊!!!!!!!!!!

东真的睡了:

还能转载,我助攻

❄黑土雨彐❄:

给我往悬崖边上开!

-青葙子__本子爆肝期:

帮美丽的夏叶老师助攻!!!!冲上1000热度!!

夏叶df🌖——爆肝图ing:

6666fo感谢……!

玩一玩这个,感谢你们君矣老师帮我达成6666的最后一fo,,,是多想看我开车啊!!
开不开还不一定呢√

截止到今天24点以前吧!

【安雷】深渊与魔咒4

不要拦着我,我要吹爆蟹宝小天使!呜呜呜,蟹宝小天使真的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蟹宝嘎嘣脆:

边境骑士安×被封印的恶魔雷
脑洞产物,剧情烂
有人物ooc
(求评论)希望喜欢~●v●


part.4:
雷狮紫罗兰色的眸子十分好看,就像紫色的水晶般不掺杂质。
见安迷修看着自己发神的样子,他满意地舔了舔嘴角。
“喂,安迷修!”他从一块岩石上跳下,顺势搂住了安迷修的脖颈,然后落在了地上。
“额……”安迷修的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但很快雷狮就把他勒得喘不过气来……敢情是诚心报复呢!?
“哟,安迷修,你难道不打算带我到你们人类的聚居地玩玩吗?”雷狮有些欣喜地看着远处的城镇,兴许是被禁锢太久了吧。但他很快便将眼底的欣喜收敛起来,做出一副高傲的姿态。
安迷修打量着雷狮,心想恶魔的形态和人类没什么两样啊……就是比普通的人类,好看许多。
这倒是大实话了。
况且雷狮对自己的长相也很是满意。
“那我们走吧,看在你只有五天的份上。”安迷修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对这个认识不久的恶魔温柔下来。他迟疑的了一会儿,示意雷狮跟着他,然后向前走去。


经过熟悉的城镇,雷狮一边故作高傲地走着,一边忍不住地打量周围的建筑。
安迷修好笑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在雷狮恶狠狠地瞪他之前收回视线。
“雷狮,其实你可以随意一点的。人们都很和善,你用不着这么警惕。”安迷修见雷狮紧张地绷着身子,无奈地笑笑。
“切,肤浅。”雷狮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那个是什么?”他正想再骂安迷修几句,就被一颗掉下来的深色果子吸引了注意力。
安迷修示意他看向头顶大树的枝丫。
许多小小的浆果藏在叶子后面,像是调皮的孩子在嬉闹。
“可以免费摘的。”安迷修观察到雷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是镇上的特色浆果。”


云朵低低的飘在空中,将它巨大的投影黑压压地映在地上。
雀鸟婉转空灵的啁啾声在繁密的枝叶后此起彼伏地响起。
雷狮麻利的爬上高大的紫色浆果树,把那些已经成熟了的果子摘下来,塞在嘴巴里。
一种清凉甜美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漫。奇异的感觉顿时遍布全身,雷狮回味着嘴里的味道,砸了砸嘴巴。
他看到了五彩斑斓的虹彩在天边横过,奇妙的光晕在他的眼前缓缓地漾开。他疑惑地望向安迷修。
“吃下这种树莓的人,会产生短暂的幻觉,看到不可思议的事物。”安迷修懒懒地靠在树下,向雷狮解释。
他小心地观察着雷狮的动作。
雷狮扬起眉毛,专注地盯着叶间的浆果,每当他找到一颗大的,便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伸手去摘。
这个恶魔,感觉并不是很坏的样子。
微醺的午后,浆果树在晴朗的天空下伸展着枝丫,散发着诱人的果香。微风将沁人心脾的甜香送达每家每户。
两人心中的什么东西似乎如尘埃般随着微风消散。
雷狮摘下一颗浆果,随意地扔给了树下的安迷修:“你尝尝?味道不错。”
安迷修张嘴接住了浆果,他抬头仰望着如蓝水晶般纯粹的天空,心里渐渐弥漫着幸福甜蜜的味道。
但他的内心突然地产生了一丝无名的忧伤,不祥的种子悄然冒出了尖芽。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总感觉这样的日子并不能持续太久,就像绽放的昙花也只有一瞬的美好。
雷狮好奇地拨开面前繁茂的枝叶,有些期待地望向他:“你看到虹光了吗?”
意气风发的恶魔第一次离开深渊的世界,他对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奇异的香气在安迷修的口中蔓延,他抬着头,看着叉腰站在树上的恶魔。恶魔被绚丽的光晕环绕,就像是神话里的神灵。
安迷修眼底嘴角尽是笑意:“是的……我看到了……”


夜晚的街道是灯火通明的。
城镇的人忙碌的准备着几天后的祭典。
小摊贩将商品摆在街道的两边。雷狮和安迷修就像是最普通的行人一样,在街上逛着。时不时随意地买一点小点心。当然,雷狮时时不忘挖苦讽刺安迷修一番,譬如安迷修吃不得辣,雷狮愣是一路嘲讽到了街道的拐角。
夜晚是美好的。
对于城镇的人来说。
而常年被禁锢在在冰冷深渊下的雷狮而言,这样的生活是一种梦里都不会出现的奢望。尽管他本人对这些不屑一顾。
但就算是恶魔,终究还是会寂寞的吧。
“喂,安迷修。”雷狮拽着安迷修的袖子,向一家小吃店走去。
他的脸在偏高的温度下微微泛红,或者说,粉扑扑的。
一瞬间安迷修觉得雷狮无比可爱。
不,一直都是。
星星在墨色的天穹上或明或暗地闪动着,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位置。各自心照不宣。
雷狮猛地发现安迷修不见了,他扔下手里的小吃,有些慌张的回头看去——
棕发的青年微笑着站在热闹的人群里。
向他挥着手。


tbc.

我要立志成为一个二吹!~\(≧▽≦)/~

鶫:

摸鱼

帮助作死人员实现他们的愿望是我的使命!/义正言辞

希鱼:

就……来一下下?
明天就开学了,让我最后作死一波
截止到明天中午十二点()

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

瞎涂涂

以及写作业弧一下

3kfo就把之前的黑安雷车开咯

小破车的车门已经被我焊住了大家谁都别想下车(!?)

温酒老师!加油!

。酒温:

大家好!我也来做死了。
截止明天晚上八点这一条100热度一篇文章。
如果这还会翻车我温酒两字倒着写。

那我是不是可以搞事情?(期待的搓搓手)

夕木:

作死好流行啊!
热度过一百我抽十个人做表情包啊!(?)


我觉得这个热度应该达不到
照例作死,圈小不怂

哈哈哈哈哈,看见一大群想要来日我老福特的老师找不到地方复仇的我笑到了地上
_(:з」∠)_